• <object id="yqk82"></object>
    <noscript id="yqk82"><blockquote id="yqk82"></blockquote></noscript>
  • <object id="yqk82"></object>
  • 粉絲的邏輯

    在接到編委會的約稿函之后,頭疼了很久——到底什么是粉絲經濟?在這個信息爆炸的時代,名詞概念的更替速度實在太快了,火完一個又一個,但這些概念背后的真實內容是否也更新得這么快?最近給粉絲經濟唱高調的人太多了,我今天就不去講它的無限機遇了,也不曬什么刷粉技巧的干活了,只是與各位看官扯幾段閑篇兒,一同冷靜地去簡單探討下“粉絲經濟”背后的邏輯。
      “粉絲經濟”其實講的不是粉絲。
      “粉絲經濟”這個名詞來自于國外,但它在國外的營銷界遠沒有像在國內這么火熱。目前國內專家對于“粉絲”的解釋實則還是源于此前關于“用戶”的理解——在現在的所謂“粉絲經濟”的著作或觀點中,往往沒有人將這種經濟現象的主體解釋為與“高度崇拜”、“圖騰效應”、“純感性訴求”等真正代表粉絲的關鍵詞產生關聯的人物,而是僅僅是我們傳統理解的“品牌用戶”而已——并不是真正的“瘋狂喜好者”。
      基于此,我們便發現了最近大家都喜歡拿來說事的成功案例他們的真正落腳點——小米、微信、黃太吉、海底撈……這些似乎更多的是做用戶的成功,而非粉絲。
    賠錢造粉絲的事,還能干多久? 
      我們首先得出了一個“在現在大家說的‘粉絲經濟’中,粉絲其實就是過去我們說的用戶”的結論,實質上,它叫什么并不重要,我們真正想要的是了解諸如小米、黃太吉等等這些品牌的成功邏輯而已。因而,往后的內容中,不管是用戶還是真正的粉絲,我們都還是隨大流地統稱為粉絲。
      最近能夠跟“粉絲經濟”沾邊的最轟動的事件,莫過于嘀嘀打車跟快的之間狂砸15億的“補貼搶粉”大戰,而隨著這場戰爭最后以雙方的偃旗息鼓告終,差點打起來的兩派粉絲也握手言和了——反正也沒補貼了,而且真正需要打車軟件的繁忙時段還不能用,后面自然也懶得用了——說是樹倒猢猻散也不為過。
      這樣的事情,自從“風投、互聯網思維、用戶價值”這幾個詞語進入了我們的大腦以后,出現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所有的互聯網項目都不再以是否賺錢為投資的考核標準,而是以有多少用戶為標準了。關于這件事情,并沒有什么對錯,只是做實業的老板們或許無法理解這種越做越虧的項目價值在哪里,覺得有些事情在挑戰他們的智商而已——但是,無可否認,互聯網投資者現在都開始向“愚蠢”的企業家在取經——如何將“流量”變成“用戶”,把“用戶”變“粉絲”。
      Facebook還在虧,JD還在虧,微信也還在“如何收費”的問題上抹不開面兒,那些賠錢造粉絲的事,還能干多久?
      品牌情感價值——中國“粉絲經濟”地里缺的肥
      在網上,一天隨隨便便能見著幾十個說“我的粉絲一天漲幾十萬”的,那場面,那陣仗,鑼鼓喧天鞭炮齊鳴都形容不了了——但那叫粉絲么? 
      如果孔老夫子穿越到今天來了,他在中國是活不下去的——用古話講,中國現在的社會風氣里“有瘴氣”,什么是瘴氣?那是指嶺南一帶的氣候不好,古時的中原人一到這里就會咳嗽、紅眼、起疹子等等,也就是我們現在講的“上火”。現在國內的整個社會,也有“瘴氣”,所有在這里呼吸的人都“上火”了,特別的浮躁。
      假設我是個神算子。
      對一個畫畫的人講:“你堅持畫畫吧,我算到了,你只要畫下去,你死了以后你的畫跟梵高的畫一樣值錢——但是你死之前跟梵高一樣潦倒。”
      對一個寫書的人講:“你堅持寫作吧,我算到了,你只要寫下去,千百年后你的書將會被全人類所膜拜——但是你需要經歷司馬遷一樣的遭遇。”
      對一個做企業的人講:“你堅持做你的螺絲釘吧,100年以后你將會做出全世界最受歡迎的螺絲釘品牌——但是你和你的兒子、孫子都只能把公司開在老城區的舊房子里了。”
      我會收到怎樣的回答?
      你會做出怎樣的選擇?
      所有的人都清楚,靠促銷刷回來的所謂“粉絲”意味著什么,但大量的訂單就像毒癮一樣讓企業欲罷不能。大家都更加原意通過公式計算得出的“手段”去把人拉進來消費,而沒有人原意以自己的情感去感染自己的用戶——你跟TA溝通的時候永遠只說“我又給你送錢來了”這樣的話,TA會成為你的粉絲么?
      在一座青樓里,有一群人,他們正在比賽誰能買下更多的藝妓,然后興高采烈地對大家說:“我獲得了全世界女人的真愛!”
    辽宁体彩11选五